03月03, 2011

追问中兴之痛

中国通讯巨头中兴通讯遭美国一剑封喉,陷入休克,奄奄一息。震惊之余,人们在纳闷:为什么会这样?是中兴人的愚蠢和无知,还是美国人的狡猾和无赖?

其实,中兴芯片危机,并不在于美国人的狡猾和无赖,而在于我们在面临所谓的狡猾和无赖时,没有任何辩解的机会。这种不期而遇的挫败,完全是因为自身对规则的漠视和对风险习惯性的侥幸,可以归结于一种制度下几乎必然会产生的危机。这种制度下的所有企业都有一种几乎不可能摆脱的缩命。

如果一个社会潜规则横行,诚实守信成为一种迂腐,那所谓的规则就是一种虚伪的摆设,没有规则庇护的社会时刻会处于一种风险无处不在的危机之中,在这个社会里,没有人能成为幸运者,因为每一个人都会自觉不自觉地成为危机的那个推手。

中兴为什么要冒着的巨大风险驶入霍尔木兹海峡,完全不是利润方面的考虑,因为所进行的交易没有任何经济价值。冒着风险去做亏本的生意,不是聪明绝顶中兴人的做法,不按常理出牌,一定是有经济以外的因素。

不用说,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的奥妙,悲催的是,这个奥妙如今成了中兴人难以言说的心痛。

谁都知道,企业的基本属性就是开发产品,走向市场,参与竞争,获取合理利润以得到持续发展的可能。任何改变这种基本属性的做法只能是让一个企业走向歧途,走向深渊,哪怕是一个好端端的世界排名靠前的知名企业。

如果说中兴是作恶者,但它至少不是主谋,而遭受禁运正处于休克状态中的中兴,现在正是这一事件中异常可怜的受害者。

中兴之灾,缘起何处?

中兴人的善良让经济以外的因素任性干扰,使自己陷入空前的被动,八万多名员工的命运,此刻风雨飘摇,危在旦夕。

尽管中兴人顽强地表现出了心中的不服,但规则之下没有偶然。你既然是站在别人的梯子看风景,那你得接受脚下的梯子被随时抽走的可能,何况你不时在别人的梯子上搭载不正当的利益。你要知道,借别人的梯子,能爬再高,看再好风景,也要遵守向别人借梯子时所作的承诺,如果你不遵守这个承诺,主人随时可以把梯子拿走,而你就必须老老实实地下来,那时,你脚下可能是一片泥潭。

中兴在自己的平台上,一而再再而三地玩着貌似正义的各种花样,不断挑战规则的底线,最后把自己玩成了禁运对象,正像有人说过: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1999年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美国人轰炸,炸醒了国人还在昏昏欲睡的大国梦,同时也让国人意识到一个惨痛而又无情的事实,即中国与世界强国的差距。可忙于一统思想的中国或许把精力投放到了别处,或许过于相信自己的核心力量而有所懈怠,最终,我们通过中兴芯片被禁,看到使馆被炸的伤口不仅没有被愈合,而且在伤痛之处又撒开了一道口子,仿佛遭到了又一次的轰炸。

只有核心思想,没有核心技术,最终无法形成战斗力,表面上的花架子无数次地让我们吃尽了苦头,无数次地让人家打得鼻青脸肿而丝毫不觉得羞耻,丝毫不知道反思。

中国必须强盛,而强盛的标志究竟表现在哪里?号称世界第四的通讯企业被美国人的一根手指轻轻一压,就陷于几乎绝望的被动之中,如此地弱不禁风,如此地不堪一击,让无数的中国人扼腕叹息而又无可奈何。

中兴之痛,如果没有触及灵魂般的反思,不进行不留情面的追究,不进行刮骨疗伤般的医治,依然沉浸和陶醉在一片莺歌燕舞之中,依然时刻潇洒地喝着那价格不菲的贵州茅台,那下一次被列强轰炸的日子就为期不远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chcifung.cn/post/6.html

-- EOF --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