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月07, 2017

你这么能花钱,一定很穷吧 | 隐形贫困人口都把钱花哪了

最近身边的年轻人中开始流传一个称呼:隐形贫困人口。

身边很多人纷纷表示:是我没错。

这个定义包含两层意思。一方面:能花钱。穿当季新款衣服、去好餐厅、花钱健身或瑜伽——日子过得相当不错。

但另一方面:他们并没有太多钱。从存款来看,是名副其实的穷人。

他们是新时代的“新穷人”。

我采访了几个号称被这个词扎到万箭穿心的年轻人,问问他们把钱都花哪去了。

每个人都挺兴高采烈的。对自己的财务状况,有忧虑。但又很认同自己的消费方式。

你可以说他们简直是消费社会最称职、最卖力的成员。

而他们的回答是:至少在目前这个阶段,追求“看起来更好的生活”,比存款更有吸引力。

隐形贫困人口的钱都去哪儿了?

作者:新世相的朋友们

平时工作忙得根本没时间网购,钱都花在吃上了。

高中政治课教我们恩格尔系数,说在吃的上花的越多越穷困——如此看来我都不算是个隐形贫困人口。

互联网亚健康过劳民工,上班点外卖,每顿饭在 70 - 120 块之间起伏。

贵是因为要吃的健康,靠谱的轻食没有低于 50 的。牛油果已经过时了,主要是看有没有羽衣甘蓝和藜麦。

点完再搭个饮料,健怡可乐 8 块钱一罐,虽然楼下就是 711.

长大以后明白的另一件事:水果真的很贵——那天看到人说,真的要努力挣钱,20 块钱的草莓太难吃了。

但还是忍不住要买,主要是因为名字起的好:有次看到“来自智利葡萄界的香奈儿” 39.9 一盒,立马下了一单送到办公室。

而且总觉得吃独食不好,零食常常按箱买。北京初春,想吃青团,买了一箱,肉松的芒果的各种口味,每盒里掏出一个尝了尝,剩下的都分给同事了。

周末爱请朋友去酒吧,职业买单。主要是忙到没有别的花钱机会,这方面尤其不能示弱。不然他们还真以为我过得很惨了。

月底就比较紧张。出去吃饭前会先确认能不能刷信用卡,是不是必须现金支付——有时候现金支付超过 1000 就拿不出来。

还完信用卡用剩下的钱吃顿好的,就能撑到发工资那天。

也不是没想过吃的家常一些,可一想到我工作这么累周末还加班,再不吃好喝好也太惨了。

再说了,妈妈从小就教育我,“吃东西不算花钱”。

这个房子我住半年了,月租 6500,我工资 1 万 2。

当初也没决心花这么多钱租房子,但是一来看房我就不想走了。

一个大开间,干净的木地板和落地窗。重点是带个小阳台,能搬桌子坐外面看夜景!

晚上能远远看到亮着灯的望京SOHO。瞬间再也不想住回窗外有铁栅栏的老小区了。

以前没涨工资的时候,我跟人合租,住 2500 的次卧。爬楼梯上六楼,早上跟室友争分夺秒用卫生间,窗外是隔了一条马路的建材市场。

搬到新家后,朋友来北京住我家,看到那个窗景就会说:天,你真过上了北京的生活。

然后我就要解释我这个月又快赤字了。

看到我住的地方,别人的确想不到我有多穷。

我不觉得自己在追求过分的欲望。加班完回到家,在合租卧室盯着铁栅栏听运输车轰隆隆,和放着音乐坐在有夜景的落地窗前,真的无法相比。

只能劝自己说,为了这窗景,我也得赚更多钱。至少对目前的我来说,花钱比存钱更重要吧。

打车太方便了,动不动就要打车。

早上太挤了,实在不乐意;下班的时候早就错过晚高峰,不挤了,但已经累得要死。

经常打专车:干净的黑皮座椅和黑色地毯是我的每日安全区,坐进车里心情就能平复下来。

碰上真会下车给你开门的司机,一秒钟忘掉自己在办公室里被当牲口使唤的苦逼。

喝着瓶装水,平静看着车窗外,回家 30 分钟的路程让我感觉没有被这座城市抛弃。

属于自己的时间实在太少了,上下班通勤是我唯一的机会。总是忍不住花点钱,换回一点独处空间。

虽然每次下车看到微信免密支付的弹窗,意识到“这一天又是 100 块没有了”,心里总会咯噔一下。但下一秒就会安慰自己

——人不能一辈子总在漂泊。况且工作五年了,我怎么着也是个“滴滴财务自由”了吧?

别提我那 2500 一个月的合租屋了,专车才是我温暖的港湾。

短短 3 年,我的健身房已经从每年 2500 的地下一层会所,升级到一年 12000 的顶层运动中心了。

真不是多爱健身的人,腹肌到今天还是一团,就是对健身房环境要求越来越高——现在逃离地下室,一边跑步一边面对整座城市夜景,终于找到了一点美剧男主角的感觉。

虽然我经常逃课,但每天把一日三餐拍下来发给私教的时候,还是觉得自己在不断向健康靠近。

除此之外还要请私教,400 块一节,每周三次,一个月就是 4800—— 从前觉得简直天价,现在觉得就是市场均价吧。

不过我一个月也就赚 1 万 8,如今每个月多出 6000 的支出,存款账户每月很难超过 3 位数。

——快分不清是锻炼好身体才能挣更多钱,还是挣更多钱才能好好锻炼身体了。

我买 J.Crew 三年了,从最开始的 500 一件T恤都要咬牙,到现在 3000 块一件西装不眨眼。

最开始我是个优衣库女孩,但是拿到第一件 J.Crew 的白 T,我就再也回不去了。

摸着厚实的质感,幸福的冒泡泡。每一次穿出门都会格外脚步轻盈,一种穿着基本款的我,依然是人群中最亮眼风景的感受。

穿的越来越好看,大家渐渐开始觉得我是买精,会穿——有了偶像包袱,不能接受自己突然变土。

基本款穿出自信后,还会开始胆大挑战以前从来不会上身的风格。

比如前段时间特别火的 Rihanna -PUMA 合作款,那种特别显眼、醒目、带毛毛的拖鞋。

作为基本款女孩,从前我是绝对不碰运动风的。但是现在我是买精了,怎么能被潮流甩下?

男朋友很不理解,我怎么能每天能花费 4 个小时以上的时间刷衣服。

我每个月的薪水到手只有 9000,他说再这样下去真的没法过日子了。

我不停的给他洗脑,我穿什么代表的是我的生活态度。

我知道我被欲望吊着。但我就是想过把钱都花完的穷日子。

皮肤好心情才能好: 生活已经很难了,如果每天照镜子看到一脸憔悴,还怎么活啊?

而且不知道从啥时候开始,周围所有女生都对护肤品如数家珍:你要是说自己没用过 SKII,分不清小棕瓶小绿瓶红腰子,没个自己的护肤品代购,会感觉自己像个异类。

从一件单品都要想好久到成套成套的买,好像也就是这两年的事儿。

最近开敷钢铁侠面膜的,100 块一片,跟敷人民币没差了。

但是因为特别厚实,所以每次都特别有安全感。

如果有时间一定要做美甲:否则每天打字时看到自己劳动人民的双手会非常心塞。

因为工作时长越来越夸张,每两周就要做一次经络疏通了:一次至少 800 块,但不做会担心自己活不过 30 岁。

总之,我早就不是为了“变美”才花这些钱了,完全是一种自我爱护。

尽管每晚一边用手拍精华,一边看朋友圈的时候总会想:如果能早点睡,是不是就不用自我爱护到破产了?

我最近买了一个紫外线除螨仪,杀床上的螨虫用的。

原因是去朋友家住了一晚,她也没给我推荐,看着她在丝绸床单上轰隆隆地除螨,我就莫名其妙被安利了

——天啊床上居然能清出这么多东西,我的床是不是也得吸一吸?

于是分期四千块买了一台。第一次吸完,看着除尘桶里的脏东西就觉得自己的床太干净了。

现在就高兴地早上一次晚上一次,天天都睡在有阳光味道(就是杀死螨虫的味道)的被子里。非常满意。

之前买东西的流程,可能是知道自己想买啥,然后问朋友帮忙推荐个牌子。

但现在是自动被安利,特别容易买东西。

一次去同事家,发现那种地毯+圆桌+懒人沙发的组合,真的把房间辟出了一块休闲区,所以我回去也认真挑了一块地毯,踏上去的脚感,心都化了。

这不是虚荣,是自我满足。

没这么认真布置之前,每天都故意在公司呆到很晚才回家。

现在觉得属于我的空间,需要生活得更好一点,每次有朋友来都会说我有生活。

每次听到他们这么说,都能稍微缓解一下我的财务焦虑:我虽然月月吃土但有生活。

有生活比有钱重要。

读后思考:

你是新穷人吗?你的钱都花去哪儿了?

本文链接:http://chcifung.cn/post/23.html

-- EOF --

Comments